1. 首页
  2. 壹选

精读MOV白皮书:从MOV的设计哲学看民间稳定币的胜出逻辑

稳定币概述

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如果问最热门的落地领域,无疑是DeFi,如果问令人关注的主导力量,无疑是监管,如果问最富有魅力的期待,无疑是区块链技术的攻关成效,如果问最激烈的赛道,无疑是稳定币。

依此逻辑,我们便能将此串联,得出区块链的下一步发展演进轨迹。在区块链呼声日高的当下,在监管的政策法规一一落地前后,解决禁锢发展的区块链技术创新是贯穿发展的整个主线,一旦万事俱备,首先迎来爆发式进展的行业,应该是具备内生动力的DeFi行业,而该行业中的一支劲旅,推而论之应该是稳定币赛道,作为整个数字经济领域的破局者,大到国家和民族,小到个体和企业,无不群起而逐之,彰显其参与力量之广,而从USDT遥遥领先的草莽初期,一直到奠定格局的稳态平衡的未来,也会始终存在多股势力冲击的压力,这一点,恰恰反映出参与力量博弈的时间战线之长。综合起来,令我们深知,稳定币的竞争如此壮怀激烈,但是,稳定币的竞争又是如此必要,虽千军万马吾往矣。

分析如今的参与角色,纷纭繁杂。譬如,有出自名门正派的国家军DC/EP,有系出豪门的贵族Libra,有拔于行伍的革命者USDT,也有剑走偏锋的侠客Dai。如此非凡人物,皆是领袖群雄之辈,都有自己的独门秘籍,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其出身,都将在同一个赛场博弈。观察稳定币的发展轨迹,大体能看到数字货币春秋战国的嬗变,洞悉稳定币的发展历程,大概率能触摸到到数字经济完整的发展史。

暂且不论呼之欲出的DC/EP,抛开九死必生的Libra,忘记如日当午的USDT,也小别迅猛波涛的Dai,风青萍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哈耶克倡导的私人货币真的有脱颖而出的机会,这种货币该是以何种面目问世?又以何种策略取胜?当然,鼻祖BTC定位已经被改变,从数字货币转变为数字黄金,随着二层网络的发展进化,如Lightning Network协议,能否重返支付赛道,也未可知,所以暂且不提,我们探讨另一种可能。

排除国家军通过主权强力拆除围栏的权威,排除具备优厚资源禀赋注入的高贵,也排除率先抢跑赢得先发优势的背景,把这种可能只聚焦在哈耶克提出的自由竞争上。

如果能通过自身不懈的努力,高明的博弈战略,完备的战术方案,得以在稳定币的终局中,谋得一席之位。那么,这种稳定币便是我们所言对象。稳定币如欲创立该种前景,该如何取舍抉择,本文拟进行案例探讨。此文中,风青萍仅以Bytom网络中的稳定币MOV做比较。

MOV案例分析

精读MOV白皮书:从MOV的设计哲学看民间稳定币的胜出逻辑插图(1)

在比较之前,我们先来了解MOV。按照项目方白皮书《MOV 稳定金融体系》的原话表述:“提出一种基于 MOV 跨链生态的稳定币金融体系,从基本经济学原理和 MOV 基础设施建设角度出发,制定多元化抵押品框架,建设完备的稳定机制和清算体系,引入风险债券概念,基于传统金融领域风控模型和理论,全面构建一种崭新的链上现代化金融和多边贸易愿景。”

明白MOV跨链生态,需要先明白Bytom完整定位和逻辑。这是用Bytom作底层建立安全保障,提供了区块链开放平台一主多侧BUTXO模型BaaS平台,和系列组件,帮助搭设二层侧链满足使用需求,如项目方自行搭设的Vapor 侧链。侧链多了,自然需要跨链,连带一并满足与其他外部链的跨链需求,出台了基于 Bystack 主侧链架构的下一代去中心跨链 Layer 2 价值交换协议,由价值交换引擎磁力合约(Magnet)、去中心跨链网关(OFMF)和 Layer 2 高速侧链(Vapor)三大核心模块构成,致力于构建一个异构融合的多样性资产价值交换协作生态,MOV也从以上三大核心模块的第一个字母组合而成。

所以,MOV一词在其生态体系里,既代表了下一代去中心跨链 Layer 2 价值交换协议,也代表了Bytom体系中的稳定金融生态,还代表了基于 MOV 跨链生态的稳定币金融体系的记账单位,即稳定币。本文专指稳定币。

在稳定币的顶层设计和实践中,影响的因素较多,风青萍重点关注如下三个点。

1、信用来源

无论如何遮掩,稳定币本质上就是一种货币,属于金融范畴,金融的本质就是信用,换句话说,围绕金融所做的全部工作,其实就是围绕信用的建设、使用和风险保障的过程。按照文中之前的三个排除的逻辑,MOV的信用建设自然要采取与众不同的做法,一个从底层执拗的向上生长的生存逻辑。

还是选用其白皮书的原文表述,“强大的去中心化联邦网关为 MOV生态带来丰富的高价值资产流动性,一套多元化合格抵押品框架是稳定币诞生的前提和土壤,为这些高价值的离散资产创造多级价值释放和流动性杠杆是稳定币服务的直接效用,建立起生态资产的统一价值耦合和定价清算基础设施是稳定币建设的根本目的,同时也意味着发现新的跨链边界,真正建立起 MOV 稳定金融体系的生态场景。”

这段话表明,MOV的信用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强大的底层安全制度框架,一是一套多元化的合格抵押品框架。在白皮书里,这套合格的抵押品框架目前包括:BTC、ETH、USDT、BTM。

在通行的稳定币抵押机制里,无一例外包含链上原生资产,如BTC、ETH,这既是区块链原生主义者的自信乐观,也是对链上资产采取前瞻性的包容性做法,而对USDT的采纳,代表了现实主义的态度,毕竟USDT所依托的美元,仍然是国际主流货币。

不过风青萍认为,稳定币的江湖,最终需要站队,选择依托美元,还是选择依托人民币,是无法摆脱的单选题。

作为公链定位的Bytom,一方面积极拓展国内B端客户,帮助发展联盟链合作伙伴,争取进入合规范畴和扩大主流影响力;一方面积极入围国际公链赛道,并为此奠基很多基础工程。从这个定位而言,合格抵押品的选择异常敏感,也很迫切。

不过这种抉择的结果其实在白皮书里已经表露,“数字资产世界的稳定币体系不应该过多僭越自身负债的边界、去取代或冲击国家货币支付/结算/交割体系,而是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1] 诞生和推广的早期起到一种辅助普及和协同发展的作用,同时更应当在自己专注的原生数字资产金融体系里不断竞争找准定位,开辟出属于自己生态的稳定清算体系、交易媒介和价值储存。”

MOV的选择,是积极帮助拓展人民币而非美元的国际化,这是路线选择。相信不久的将来,DC/EP不仅会进入合格抵押品框架,而且在抵押品框架的比重将持续提高,实际上,虽然稳定币数量很多,但是,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数量却太少。从这一点来说,MOV试图将自己的命运与国运紧密联系,既渴望在庞大的内需市场分一杯羹,也争当驰骋国际市场的先头军,这样的愿景和定位是具备极大的想象空间。

2、发展潜力来源

多如牛毛的稳定币,说明创立一个稳定币从理论上说并不难,抵押品的抵押制度设计,突出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经营理念,问题是如何率先引进并圈入一批羊,更遑论是创造源源不断的羊群涌入。

主权货币用权威开疆裂土,却最终会面临划分势力范围的困境,从而让发展受阻,版图不断流失,正如如今的美元遇到的情形一般,其实这是典型的阵地战。Libra坐拥百万雄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确实也收获了群起而攻之的局面,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USDT仰仗了惯性的力量,如同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的美元,但能否澄清释疑现金等价物抵押品的诟病和软肋,取信于美帝,建立稳固的“石油”捆绑策略来脱离困局尚未可知。而Dai正在开展一场如火如荼的新生事物DAO实验,试图在全球资本市场中寻找薄弱环节来突破,充满无限可能,我们献之以注目礼。

稳定币市场,显得并不稳定,关键在于,由于各自依托的背景不同,其未来的发展潜力迥异,在面临发展的问题上,路线存在差异,机遇和风险相生与共。

MOV作为一个民间后期之秀,其发展逻辑如何?

“当下的稳定币项目大多是从稳定币本身出发和立项,不断讲述稳定机制和算法调控的故事,赚取代币发行或者参与借贷市场的短期利益,并没有一开始就站在构建完整生态的高度和立意上思考稳定币该有的整体配套设施,导致不论是在基础设施依附、抵押品框架丰富和应用场景拓展上都开始捉襟见肘,也无法明确自己的定位是配套借贷还是交易媒介,也就忽略了建立稳定货币的核心意义所在——清算定价权。”

这段话反映出项目方对MOV定位的思考,也引申出获得发展潜力的底层逻辑支撑。

“MOV 将更多从自身完整生态架构和发展蓝图出发思考稳定币的设计哲学,让基础设施推动稳定币建设,稳定币反推基础设施演进,最终形成被生态广为接受的标准定价单位。跟其他稳定币项目另外一个不同点是激励循环,MOV 稳定币会充分考虑到直接和间接参与稳定金融体系贡献的所有角色并将稳定系统收益盈余反馈给生态建设者,促进生态系统正向运转和扩大规模。”

MOV的发展逻辑并非空中楼阁,而是紧密联系和围绕Bytom生态建设,如同金融与实体的关系,金融的发展为了实体经济服务,也从实体经济的发展中获益,单纯的空转必然不能持续。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MOV的定位仅围绕清算定价权展开,不延展,不获利。

如此看来,MOV合格抵押品框架作为开放的数字金融媒介,具备开放性,不会拒绝包括美元在内的所有货币,只会提高人民币在一篮子中的比重。不突破MOV清算定价权的底线范畴,也不会从稳定币的运营中获益来中饱私囊,那么,发行和运营货币产生的丰厚收益撒向何处?

在MOV的风控手段之一风险债权中可以找到答案,“MOV 风险债券不是一种二元化货币/权益体系,并不攫取发行权益通证带来的铸币税 ,也不同于法币体系央行发行的央票,仅仅是在危机时刻发行的信用债券,通过吸收流通量以紧缩供给,达到维稳“救市”的目的,在市场回暖后,通过稳定币增发回购债券,配套优先回购政策,将利益回馈给债权人。”

如果不将稳定币作为商业项目来运营,这种运营思路无疑是很吸引人的,不过这需要具备先决条件,那就是堤内损失堤外补,必须有别的现金流来源来支撑该愿景,毕竟,维持市场的平衡是需要成本的,很显然,一切为了Bytom,为了Bytom的一切,这句话能说明这些相互联系的关系。

MOV虽然顶着稳定币的头衔,却志向并不在受限于此,“MOV 生态基于跨链资产创造稳定货币的意义,将超越创造一种投机资产,让多元化主流资产在框架的折叠合成下形成价值共识和收敛,让一种“化身”货币可以成为“稳定地转移支撑经济交易的债务”,加速稳定币的推广和业务场景(链上和实体)探索,为跨链资产带来更多信用扩张和社会接受度。”

而这种债务也是为了更加适配Bytom这个实体经济体系,如同现实世界的多边贸易一样,如果对未来多链并存的数字世界进行展望,这种化身货币也是为了解决和服务于未来的多链贸易,从而建立一个包容开放的数字经济体。这应该就是MOV有别于其他单纯稳定币不同的发展潜力来源的剖析。

如同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上海参加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讲话时指出,“供给体系、需求体系和金融体系是相互作用的三角框架,在全球化和技术变革加快的背景下,这是个开放的系统,而不是封闭的系统。在三者相互支撑的过程中,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健康发展的良好态势。”

3、风险管控

风青萍一直认为,在一个数字经济生态体系里,没有稳定币的存在必然是有缺陷的,因为缺乏均衡力量来维持生态的稳定,也难以防范周期性风险和系统系风险,单纯的使用原生代币如BTM,也不太容易被别的链接受,因为没有谁想被入侵。如果简单地引入外部稳定币,如同南美洲小国引入美元作为本国货币,自身是缺乏治理手段的。

但是一旦建立稳定币系统,相应的也需要铺设协调和运营机制,用去中心化的制度安排,来完成中心化的管控运维,这当中,自然就产生了类似政府机构一类的职能角色。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在所著的《时运变迁》一书中提到,“在国内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亚当.斯密论证了政府最少干预市场的好处,在国家间的经济关系中,大卫.李嘉图论证了政府最少管制贸易的好处,而休谟则论证了政府最少干预货币政策的好处。”

但是,不可否认,现在即使是米尔顿.弗里德曼,也不会赞成任凭经济自由波动,即使我们知道,从长期来看,波动会趋向均值。因为在这个波动的过程中,会产生令人不堪的伤害。这些风险直接影响到现实社会的政治稳定性,让整个经济结构面临崩溃。

植根于生态体系里的稳定币,需要具备一套治理工具和制度。MOV是如何做的?我们简略地暂从白皮书中寻找答案。

白皮书指出,“MOV 稳定金融体系的关键参数设定和调整需要建立在综合模型理论的指引下,形成一套基于经验、数据、模型三位一体的全方位全天候风险度量体系。”

颇具特色的风险制度是MOV的三层清算体系。MOV 设置三级清算体系: Level 1:市场套利清算, Level 2:系统整体清算, Level 3:风险债券清算。

“MOV 内部性稳定机制是建立在风险清算和风险债券的基础之上,既鼓励市场参与清算套利的自发应对风险行为,同时为了降低对用户的损失和抵御黑天鹅事件,MOV 保留系统和官方层面的风险干预行为和储备机制。”

这就很类似于当下的中国市场经济监管政策,保持和逐步扩大开放的前提下,用第三只手的力量来促进系统的冷启动,用市场经济的力量来实现无风险定价来平抑波动,组合货币和财税工具建立防范系统下行风险和周期性螺旋下降风险的风险防控制度体系。

现实世界中,应对金融风险的工具,主要有财税手段和货币手段,通过利率或债券来扩大或缩小投放的货币数量,通过投资来扩大或减缓市场的经济容量,通过转移支付来调节分配体系的平衡。这些调控手段在MOV系统里,大都能找到对应的影子,可谓政策储备工具充足。

“MOV 拥有两个非常关键的货币政策工具,稳定费率和最低清算抵押率,它们对整个系统的健壮运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何科学准确地预测这些协变量的调整对整个系统行为的定量影响也是本套模型的重要意义和使命所在。”

“整个马尔可夫链模型存在四种协变量:稳定费率、最低清算抵押率、抵押资产类型(MOV 是多元化抵押)和总贷款规模(或者债务上限)。”

建立起风险防控制度体系是第一步,而恰如其分的实施,是决定性的。在凯恩斯之后的岁月,依然发生了1970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1980年的拉美债务危机,1987年美国储贷危机,和1998年的次贷危机,以及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经济萧条。这似乎能证明,第三只手并不能消除金融风险,只能逐步消化风险,或者降低其波动的幅度,甚至推迟其爆发的时间,我们并不能对宏观调控太过于迷信,但是,防火救火还是必要的。

MOV系列的制度安排,充分借鉴了主流社会的经济治理理论和实操,是很深的集体思考的结晶,致力于稳定币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也给生态各参与角色带来很大的信心,不过,这仍然需要在实际操作中,规避掉人性带来的偏差,防范突发的灰犀牛和黑天鹅事件。

结论

通过对MOV稳定金融体系的大体分析,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与DC/EP 、Libra、USDT 和Dai都有所不同,MOV选择的战略是将其前途命运与底层公链Bytom生态紧密捆绑,MOV金融生态网络的定位是渴望建立清算定价权,反哺Bytom的生态繁荣,助推其成为万链竞发时代中名列前茅的数字经济体,也希望从其发展成果中,获得相辅相成的发展速度和质量,取代SWIFT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清结算网络,稳定币MOV则顺势成为新时代的交易媒介货币,如同世界通行货币美元。“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而其选择的路线,是搭上便车,借势出海,在中国资本市场扩大开放的背景下,积极融入一带一路的历史性机会中,全面优先主要与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主动融合,成为帮助其斩将杀敌攻城略地的一支劲旅,助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也让Bytom生态网络和MOV金融生态网络从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中获得更大的生态流量和价值容量。

联想到与其相距不远的同城企业阿里巴巴当初的选择,其定位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致力于降低做生意的门槛,帮助分布式的小字号的生意人、企业主、手艺人施展得更从容和流畅,受益于却也间接地促进了内需的快速发展,和直接促进了外贸的流量上涨。而包括支付、物流、云计算等在内的辅助基础设施的建立,都是为了围绕这个战略目标。既顺应了国势,也满足了需求,这套组合拳的推出过程蕴含着阿里电商称王的密码信息。不过如今,殊途同归,这位巨头通过在全球的系列收购和合作动作,触角也伸向了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的支付网络。

分析MOV的相应系列资料,作为一面镜子,其设计哲学反映出Bytom的野心不可谓不大,“傍大款,抱大腿”,在Libra明修栈道的时候,Bytom暗度陈仓。MOV作为稳定币群体中的一员,发展如何,需要结合多种支持力量的进展和操作风险进一步研判,但其鲜明的调性,与众不同的底层设计哲学,表现出稳定币的另一个范式。分析包括MOV在内的稳定币的设计哲学,风青萍试图在纷繁复杂的稳定币赛场,搞清楚稳定币胜出的底层逻辑,这关乎数字经济的前途,也关乎投资者的成绩。

综上所述,风青萍认为,哈耶克眼中的私人货币如果谋求获得突破性的进展,其底层发展逻辑应该至少包括如下四项基本原则:

  1. 具备强健的第三只手力量,足以推动项目冷启动;
  2. 拥有完备和谐的信用体系框架;
  3. 具备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生态体系反哺和支撑;
  4. 具备风险治理能力和升级进化能力;

原创文章,作者:一顆柚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ntiao1.com/yixuan/577.html

热门关键词:面条财经,以太坊养猫,区块链315,区块链投资骗局,区块链怎么赚钱,区块链游戏,区块链培训,区块链应用,迅雷区块链,区块链金融,区块链经济,区块链大会,偷电挖比特币,数字货币是什么,数字货币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1 − 4 =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