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壹选

区块链是否是康波理论的关键因素

还记得周金涛的那个预言吗?他说:“1985年之后出生的人,第一次人生机会只能在2019年出现。”

区块链是否是康波理论的关键因素

2019年已经过去了,很多人都说什么机遇都没有,周金涛这次还是彻底失算了。

其实,也不是周金涛的预测出了问题,主要原因是这两年“对外贸易摩擦+对内降税筑墙”的做法,把美股的行情带入一个新的高度,搅得全球经济不得安宁,康波周期就这么被人工迟滞了。

2020年,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便迎来了难得一遇的窗口期。如果我们能成功把握住,就有可能抓住传说中的康波机遇。

什么是康波机遇?

康德拉基耶夫长波周期。康德拉季耶夫(Nikolai Dimitrievich
Kondratiev,1892—1941)是十月革命前后都很活跃的俄国学者,作为国际知名的经济学家,他的声誉主要来自长波理论。所谓“长波”指的是经济成长过程中上升与衰退交替出现的一种周期性波动。由于康德拉季耶夫观察到的周期比人们观察到的另外两种经济波动的周期“尤格拉周期”和“基钦周期”明显要长,所以被叫做长波或者长周期。
   康德拉季耶夫的贡献在于用大量经验统计数据检验了长周期的设想,从而使之成为了一种比较系统的周期理论。因此,1939年经由熊彼特提议,世界经济学界都接受了用“康德拉季耶夫周期”这一术语指称经济成长过程中长时段的波动。
   康德拉季耶夫的长波理论最早见于1919—1920年完成(1922年出版)的《战时及战后时期世界经济及其波动》一书,此后,关于长波理论他又先后发表了《经济生活中的长波》(1925年)和《大经济周期》(1928年)等论著。在这些论著中,他分析了英、法、美、德以及世界经济的大量统计数据,发现发达商品经济中存在着为期54年的周期性波动。按他的研究,世界经济中的第一次长波从18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至1810—1817年为上升期,1810—1817年至1844— 1851年为衰落期;第二次长波开始于1844—1851年,从那时起到1870—1875年为上升期,1870—1875年至1890—1896年为衰落期;第三次长波开始于1890—1896年,至1915—1920年为上升期,而衰落期则开始于1914—1920年间,到他著书之时第三次长波的衰落期仍在继续。在50年左右的周期中,一般说头15年是衰退期;接着20年是大量再投资期,在此期间新技术不断采用,经济发展快,显示出一派兴旺景象;其后10年是过度建设期,过度建设的结果是5~10年的混乱期,从而导致下一次大衰退的出现。熊彼特等人后来继承和发展了长波理论,并重新确定了资本主义经济三次长周期的起止时间。熊彼特在1934年英译版的《经济发展理论》中对三次长周期的分期为:
(1)“长波”I——从大约1783年到1842年,是所谓“产业革命时期”,这个周期的基本特征是手工制造或工场制造的蒸汽机逐步推广到一切工业部门和工业国家。
(2)“长波”II—— 从1842年到1897年,是所谓“蒸汽和钢铁时代”或“铁路化时代”,其特征是机器制造的蒸汽机成为主要的动力机,并得到普及。
(3)“长波”IlI—— 从1897年开始(当时这个“长波”尚未最后结束),是所谓“电气、化学和汽车时代”,其特征是电动机和内燃机在一切工业部门中的普遍应用。
    康德拉季耶夫的理论用计量经济学方法确定了长周期的长短,从经验上描述了每个周期中上升和下降阶段的表现。不过,虽然康德拉季耶夫猜测长波的存在与科技革命浪潮有关,但对长波出现的原因却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使用新数据和新技巧的计量经济学研究无法确定长波是否真的存在,这使长波理论带有显著的经验假说性质。

小编认为区块链是康波周期的关键因素。

1.作为投资品,数字货币成为避险工具,资产配置的一部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截至2018年11月,德意志银行跟踪的70种资产类别中,有90%的资产年度总回报率为负,而2017年这一占比只有1%。在全球范围内,股票指数以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年度表现收盘。在这个紧缩周期中,人们对数字稀缺的加密商品的兴趣会陡然增加。美国富达投资集团为目前全球最大的专业基金公司。他们周四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已有约22%的投资者拥有一定的数字资产,而40%的投资者表示他们愿意在未来五年内进入数字货币市场。在那些持有数字货币的人中,大多数投资是在过去三年中完成的。

从投资渠道的“合规化”也能看出端倪:ErisX获得了CFTC 所颁发的衍生品清算机构许可(DCO),可以进行比特币期货的交易,LedgerX获得了CFTC 的批准通过可以进行比特币期货结算(DCM,合约市场)。Seed CX 获得了纽约金融服务部(NYDFS)发放的虚拟货币许可证(BitLicense)。CME 和CBOE 的期货采用美元结算,他们推出了比特币期货用于套利和对冲。

2.区块链初创公司成为投资、收购、并购热门;区块链专利成为巨头“抢占”焦点

2018年8月,纽交所的母公司洲际交易所集团(ICE)成立了一家名为Bakkt的新公司。Bakkt首轮1.825亿美元的融资来自12家机构以及个人投资者:波士顿咨询、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南非报业集团的FinTech 部门以及Protocol Ventures、微软风投M12、币圈高盛Galaxy Digital、ICE、CMT Digital、Eagle Seven、Goldfinch Partners、Alan Howard、Pantera Capital、PayU。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的统计,截止到 2019 年 3 月 31 日,中国公开的区块链专利数量为 4351 项。2019 年第一季度公开的专利数量总数为 2041 项,远超 2018 年第一季度的 317 项,同比增长近 6 倍,接近 2018 年全年专利总量的一半。根据Block Data发布的2019年Q1中国区块链专利研究报告统计,阿里、联通长居榜首、榜眼位置,迅雷、平安科技等公司也位于增速榜前列。

3.作为新技术,产生新的工作种类、学习方向

区块链项目非常明显的特征就是token激励。在Bounties for the Ocean(海洋赏金计划)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和团体,都被基于以太坊网络的Dapp Bounties Network激励着参与马尼拉附近海域的垃圾清理工作。也有许多自发创建并运营社区的人获得项目直接“打赏”。还有诸如“矿工”等区块链世界具有代表性的工作种类。区块链将直接影响“未来的工作”,不仅仅是提供什么样的工作,还包括如何以去中心化的、点对点的方式交换劳动力和价值。

4.对其他行业产生的影响

银行和机构大幅增加对区块链的采用,可以减少结算延迟,加强数据管理,减少纸质工作流程,优化KYC流程并消除人为错误。

区块链网络将在降低交易对手风险和欺诈方面取得巨大飞跃,允许企业主动管理风险,而不仅仅是被动应对风险。

社会公益项目也将因为区块链技术的辅助而更加直接有效、公平透明。比如币安慈善推出的“粉色币”项目,即是区块链捐助的特性之一——捐赠直达受益人的体现。

区块链追踪产品来源和分销的证明,能够让消费者确切地知道他们购买了什么。即使像沃尔玛这样的零售巨头,也通过区块链溯源,在加强供应链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随着针对中心化服务器的黑客攻击成为常态,并对日常生活产生了实际影响,用户和公司将从区块链和分布式存储解决方案中寻找答案。去中心化存储,如IPFS、Filecoin,Storj和Maidsafe 等项目,都提供了避免集中式数据陷阱的最佳方法,同时又不牺牲用户隐私、信息访问和安全性等日益重要的价值。

得益于区块链技术,用户无须登录Google Chrome,Safari或Facebook等应用程序,而是登录他们的个人加密浏览器。人们将拥有自己的“数字护照”,能够在Web3上建立声誉体系,并在不牺牲隐私、价值或安全的情况下与经济体进行交互。

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自动化和信息化不断融合的过程,我们必须团结起来,确保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应该作为去中心化的力量,确保其实现积极的社会影响。距中本聪发布他的白皮书仅仅过去了10年,区块链的未来很长,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综上可以看出,区块链是康波周期的关键性因素。应用一旦落地产生价值,世界将再次巨变,财富也将彻底洗牌。

原创文章,作者:芒果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ntiao1.com/yixuan/315.html

热门关键词:面条财经,以太坊养猫,区块链315,区块链投资骗局,区块链怎么赚钱,区块链游戏,区块链培训,区块链应用,迅雷区块链,区块链金融,区块链经济,区块链大会,偷电挖比特币,数字货币是什么,数字货币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20 + 17 =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