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壹选

易见股份(600093.SH)暴跌 大股东持续卖股份

易见股份(600093.SH)暴跌 大股东持续卖股份

短短十个交易日里,易见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600093.SH,下称“易见股份”)的股价从18元/股跌落至13元/股,跌幅高达28%,市值蒸发超过50亿元。

这家以区块链概念而受资金密切关注的地方国资上市公司正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尤其是业绩增速、员工数量、薪酬水平和子公司的经营情况等。在外界质疑的同时,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也对易见股份(600093.SH)下发了问询函,询问公司供应链业务和商业保理业务的情况,以及下属子公司是否存在人员规模不匹配的情形。

12月5日,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同时,易见股份(600093.SH)董事长任子翔、总经理冷天晴、财务总监李笑非、易见区块链首席技术官刘天成向经济观察报解释了易见股份(600093.SH)的商业模式以及相关受到质疑的问题。

区块链布局

在易见股份(600093.SH)的官方介绍中,易见股份(600093.SH)是一家现代供应链管理企业,专注供应链和供应链金融服务。在此基础上,易见股份(600093.SH)融入了时下最热门的区块链技术,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可以溯源的供应链金融公司,以供应链金融底层资产管理者为企业定位。

2012年6月,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九天”)收购四川禾嘉股份有限公司(易见股份(600093.SH)之前身)。2015年6月,禾嘉股份引入云南省内三大国企实现混改,并完成非公开定向增发,募集资金48.48亿元,公司向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转型。此后,禾嘉股份与IBM中国研究院合作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金融”系统开发,进军供应链金融科技领域。2017年3月,禾嘉股份更名为易见股份(600093.SH)。

2018年8月,易见区块2.0正式上线运营;2019年3月,易见股份(600093.SH)获得网信办首批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目前,易见股份(600093.SH)正在上线易见区块3.0以及打造可信数据池和线下实体的易见可信仓库。

易见区块链首席技术官刘天成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详细解释了易见区款链、可信数据池和可信仓库的商业模式。

易见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其供应链管理,由最初的供应商、核心企业、金融机构三者之间的单一供应链数据,演变至目前的供应商、核心企业、物流企业和金融机构之间的网状区款链数据。

用通俗的语言来描述就是,在供应商与核心企业之间形成网状的数据链,数据归于核心自己所有,并储存于云端,如果核心企业需要寻求资金支持,可以单独授权给金融企业查看其供应链数据,而查看这一数据引入了区块链技术,每一次查看都会留下记录。另外一方面,核心企业与供货商之间的发货订货,以及物流数据,也会被以区块链技术的方式完整记录下来,完全体现企业真实的生产制造行为,生产订单作假、供应商作假的情形可以被规避,以令金融机构对核心企业、供应商两者的信贷风险更加可控。

总经理冷天晴演示了身在昆明如何远程操控位于四川的易见可信试验仓库,以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技术打造的这个仓库可以实现货物进出仓实时监管、货物实时盘点和查封货物异常报警。“这就将企业生产的产品,立刻转换为数字化、实时可监管的资产,对金融机构、供货商、物流企业和生产企业都有很好的应用,我们的供应链业务都是线上运营。”冷天晴说。

对于以供应链为主营业务的易见股份(600093.SH)而言,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45.06亿元,归母净利润8.14亿元,其中收入主要来源于供应链管理业务,占比达到93.22%。“但供应链收入利润微薄,还产生亏损,目前我们的主要利润来自于商业保理。”冷天晴表示。

近日有媒体发文,从人均创利、员工薪酬、区块链业务、现金流几个方面分析了易见股份(600093.SH)存在的问题。

首先是净利润奇高,2014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仅0.35亿,2015年升至3.35亿,2016年达到6.03亿,2017年、2018年分别为8.16亿、8.14亿,2019年前三季度就达到7.77亿。

而其同行业的头部公司,怡亚通2018年营收超700亿,净利润仅为2亿;瑞茂通净利润4.75亿,远远低于易见股份(600093.SH)。

与此同时,易见股份(600093.SH)的年人均创利远远高于其他A股公司。2016年底至2018年底平均每个员工每年创造的税后净利润分别是477.88万、511.35万、465.54万。

仅看2018年的员工人均创利就是贵州茅台的3.48倍,是工商银行的7倍,是中信证券的8.2倍,是其他公司的10倍以上。

同时,易见股份(600093.SH)员工的薪酬却很低。2017年和2018年销售人员平均月薪分别是2098.81元和901.81元,董事会秘书在2016年和2017年的税前月薪仅为9000块钱。

同时,媒体还列举了折价收购的子公司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年净利润2.07亿,社保缴纳人数仅3人;区块链公司疑似空壳公司,公司2017年和2018年根本没有社保缴纳记录;现金流问题,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和净利润金额呈现出巨大的反差,差额近100亿之巨。

在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中,要求易见股份(600093.SH)说明公司自开展相关业务以来营收和利润快速增长的原因和合理性;易见股份(600093.SH)各项业务开展的人员数量、人均创利水平和薪酬水平等,并充分核实是否与公司开展的业务规模和利润水平相匹配,以及是否与同行业情况一致,如有明显差异请说明具体原因和合理性。

11月28日,易见股份(600093.SH)发布公告称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大股东持续卖出易见股份(600093.SH)股权

在2018年9月27日,易见股份(600093.SH)发布公告称,由于为子公司提供担保,公司大股东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控股”)持有易见股份(600093.SH)的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冻结起始日期为2018年9月27日,需要到2021年9月26日才能解冻。而当时,九天控股所持股的易见股份(600093.SH)股权,有99.07%正处于质押状态。

此后为了缓解流动性压力,九天控股持续转让易见股份(600093.SH)股权。

2018年10月,九天控股将占易见股份(600093.SH)总股本19%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了云南有点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行使。此后,九天控股终止了上述委托,但承诺放弃上述股份的表决权,直至2021年10月6日。

2019年10月27日,九天控股与上海港通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书》,拟转让其持有的易见股份(600093.SH)5%股份,转让价格为11.52元/股,转让价款共计6.47亿元。转让完成后,九天控股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33.11%。

据天眼查显示,上海港通的股东和执行事务合伙人是港通(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实控人是山东省国资委。

此后的2019年11月2日,易见股份(600093.SH)发布《关于权益变动报告书的补充公告》,公告称:“为缓解流动性压力,除本次将股权转让给上海港通之外,九天控股还将继续转让公司股份,后续转让的股份数量不会超过易见股份(600093.SH)公司总股本的19%。”

11月8日,易见股份(600093.SH)发布公告称,九天控股持有易见股份(600093.SH)总股本6.67%的股份,被提前解除司法冻结。8天后的11月16日,易见股份(600093.SH)再次发布公告称,九天控股为其持有的占易见股份(600093.SH)总股本1.16%的股份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但九天控股手中占易见股份(600093.SH)总股本36.6%的股份仍处于质押状态。

原创文章,作者:面条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antiao1.com/yixuan/171.html

热门关键词:面条财经,以太坊养猫,区块链315,区块链投资骗局,区块链怎么赚钱,区块链游戏,区块链培训,区块链应用,迅雷区块链,区块链金融,区块链经济,区块链大会,偷电挖比特币,数字货币是什么,数字货币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3 − 6 =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邮件: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